天姥吟留别

他们那么好,怎么能活够?

【一个废话求助贴】救救孩子吧

哪里能get到正版杀破狼啊!!
闲鱼上真的是真假难辨啊!
救救孩子吧已经快找正版找瞎了!
台湾的小可爱请问你们那边还有没有繁体版卖啊😭

1551我要来忏悔
本来六月份就写好了一个不小的zxz甜饼(真的超甜腻 @🌵 作证!)
然后……然后……在我把开头打成电子稿后随手一撂……手稿直接没找到……
关键是因为我誊写改动了三次……完全不记得自己写了啥(ノ=Д=)ノ┻━┻

满记:毛猴炖突厥🐵
了解一下
不是做广告真的挺好吃
可能有心理加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表情复杂

emmm....怎么说....这个复杂的TAG

诈尸

发贴纪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扎心

观美人的鱼摆摆:

又到了新年做总结的时候了!

(为什么顾昀出场率这么高
因为杰大和顾帅都太可爱了我出不去)

贺•短成段子

——KTV求婚情节基本来自娇羞胡萝卜大大的文。

是夜,他们一群单身男人挤在KTV的包厢,一边鬼吼鬼叫一边互相嘲笑,酒瓶子满桌满地。
“哎哎哎——到你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

他推门进来时,就看见一众哥们儿笑得那叫一个奸诈,那人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两颊潮红(不不不不是这个词划掉)微红,一米八的却跟个姑娘似的扭捏着到门前,“那个....你嫁给我吧。”
他一双桃花眼眯了眯,轻佻地勾起那人的下巴,“干家务吗?”
“干。”
“干活养家吗?”
“干。”
“干......我吗?”
“……干、啊~”那人闻言,声音低沉了,反客为主的圈他入怀,低头凝视那张干净熟悉的脸,眼神意味不明。
“亲一个!亲一个!”“亲下去!”……起哄声四起。
“怎么,真心话大冒险?”他偏了偏头,注意到了桌上的大转盘,心下了然,正欲推开黏糊在身上的人。
“你就不问问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所以是....?”他的语气有点不自觉的期待。
“那帮杀千刀的臭小子,”
“这么损的大冒险都想的出来,”
“兄弟别介意哈,”
“谢谢配合了,”
“没看出你也有表演天赋啊,”
“小眼神儿掐的真不错,”
“来来来,喝酒,喝酒!”

——我可没演戏啊。
——KTV内一片嬉闹。
——夜空之上烟花溅开。

——告别基年,狗年快乐(´ε` )♡
——你以为我会有良心( מּ,_מּ)

睡前一曲红高粱,忠魂入梦,望在另一个世界安好。

【丁香雨】暮归

        老街、废墟,他白发如雪。身后红色的沙土飞扬,祭奠湮灭的繁华。

       飞机的轰鸣声落在了大洋彼岸,浪花拍上礁石,声如惊雷,刹然勾起尘封的记忆,和记忆里的那个少年。
        已经多久未回来了?丁看着偌大的机场,有些迷茫。崭新的机场,小城的国际化,黄昏下模糊的陈旧如今早已不在。
        吊顶高而暗沉,罩着他的身形如穹窿下的星尘,和茫茫人海擦肩而过,默然的立着。
        早在二十年前,谨遵当初的计划,市中心完成了转移。老屋,那间将他抚养长大的老屋,随着商业的迁移而静了下来,早没有半个世纪前的优渥地位。一年年来,他固执的守着,守着,即使最艰难的时刻也没想过卖了他。好像守住了这间和那一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老屋,就守住了那个辗转反复在异国他乡的梦。
        我会回来的,那时他想,总有一天会。
        这份不知是什么、亦或是早已明了却又一直被自己逃避的心情,在又踏上这片故土时愈演愈烈,催促着殷切的脚步声,那记忆中的红楼,近了!

        阴天的阳光没有热度,白得刺目,少了高大建筑的遮蔽,街道竟能如此宽阔得冷清。他愣怔着,看着眼前的碎石嶙峋,瞳孔的焦距散了,做梦一样。
        蹒跚着扶上一块水泥断板,弯腰坐下时骨骼微疼,咯吱作响。天上有飞机轰鸣而过,留下几缕残云飘散。忽的想起什么,他埋头在那皮革油光发亮的提包里翻找——包是新买的,为的是体面地出现在他面前,为此跑了不少家店才找到这只老款式,那个人喜欢的一款——哪年听他念叨的了?想起那一本正经的侧脸,丁的嘴角不觉上扬。
一张边缘发毛了的微黄信纸,从油纸信封里轻抽出,端正的字体在指尖摩挲,笔划在纸上凹凸不平,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写字总是那么用力,又那么笨拙,轻易就被自己调笑着捉住。
        颤抖地播出一个,一个数字,播出这串漂洋过海、沉寂了几十年的,他们最后的联系。电话那边又响起了熟悉的旋律,丁的心跳一点点加速,喜悦将要窒息。

       “喂,哪位?”少年的声音。
       “...雨...”未跃出口的激动被电话那头那个过分年轻的声音急切又压抑着悲伤地打断,“您是丁叔叔吧?父......父亲过世前交代过我们了......”

        车飞快地驶过,旧的,新的,从窗外忽闪过,远了,不见了。
        眉目似故人的青年搀扶他来到灵堂前时,黑白的照片皱纹满面,从未变过的笑容成了一记重锤。他惊醒,明白,而不知何时,本流不出的、已潸然而下的,从心底迸发,直把那颗老泪纵横的心哭干了,痛碎了,才最终愿意面对了,那份支撑着他走过岁月沧桑的感情。
        认清了,已晚了。
        他们之间已经没有路了。

        “这是父亲前些年退休在家写的,这幅是他亲自封好,嘱咐了一定交到您手上的。”
        宣纸柔软,透着墨香。
       
        那灯下长台上,老去也无法掩盖的清秀面容,长期卧病而嶙峋的双手,颤抖着提起积灰的毛笔,雨了然,自己已时日无多。
        浓重的墨色将心事写进一行诗句,即使......身后,身后也该把它传达给那盼不来的归人,即使在这当初少年已是黄昏的最后日子。

        
        办完了房产出售手续,他站在废墟前,似有海市蜃楼拔地升起,阳光像2014年那样灿烂,耳畔又是喧闹的车流人海。
        极高的教室 ,玻璃窗透亮,光照在少年脸颊。轻搁下笔,对他明朗一笑,“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重叠泪痕缄绵字,人生只有情难死。』

[emmmmm大概就是告别作了,毕业了也没有什么题材写了,把以前一个开头续完了。]
[最后一句...设定里swy写的那句诗就是我凭字面意思选上去的...不知道合不合适。]